Sunday, 16 September 2012

咖啡果冻


他们结婚三十多年了,既没有经历过年轻时
一若花朵般灿烂而热烈的爱情,也没有如韩剧里
起伏波折大喜大悲的人生经历,生活于他们而言,
就是一出平淡得有些安静,安静得有些乏味的肥皂剧,
就像一只嚼在嘴里的口香糖,越嚼,便越不是滋味。

他承认她不算是一个特别好的妻子,没有大多数男子
期待的贤良淑德,她说话不会温言软语,而且特别啰嗦。
有时候可以滔滔不绝,口若悬河地在他面前叉腰大声数落他的不是
完全是一副泼妇加恐龙的姿态。更似乎是提早进入了更年期
男子觉得,她是鸡蛋里挑骨头:家里哪个角落里落头发丝了,
剃须刀没有擦干净了,应酬时酒喝多了,回家晚了,感冒了,
她都不会放过在他面前数落他一番的好机会。有时候看着妻子
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和她标准的水桶腰体型,他越来越觉得生活
把他带进了一场悲剧。他甚至在想。。当初怎么会娶这样
一个老土到掉牙的黄脸婆。凭他的资本,完全可以找一个
漂亮而善解人意的小姐陪他度过下半生。

不用说风花雪月,至少能够不再听她没完没了的数落,
不用再看她难看的欧巴桑形象。他开始悄悄地筹备起
离婚的计划可是,计划没到一半,他被老板炒了鱿鱼。
原以为稳打稳算的铁饭碗,因为他在老板面前的口出狂言和诸多意见,
得罪了人。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家,妻子铁青着脸又是一阵大骂,
他没用,骂他没担当。他摔门准备出去,妻子拉住他,说,
请你们老板来家里吃顿饭吧,有诚意地道个歉。
他犹豫了,妻子叹了口气,放心,我不会不给你台阶下的。
老板好不容易请来了,妻子在厨房里进进出出,锅碗瓢盆碰得叮当响,
却没有讲一句话,他明白,这是妻子先前约好的沉默。

他在客厅小心翼翼地跟老板道歉。七八个菜上了桌,
妻子走到老板面前用围腰抹抹手,以异于常日的温柔的语气说,
我是个女人家,大道理不知道几个,我只知道
我家这个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,真心对待你这个老板,
才会说出冒犯的话来。他这个人总是不长记性,
平时在家我骂他骂的多了,你要是看他不顺眼,尽量骂,
骂多了,记性也就慢慢长起来了。他在一旁呆呆地站着,
看着她眼里慢慢渗出泪水。妻子说完这些,默默地又进了厨房,
厨房很安静。让他有些不能适应。他突然有些明白,

原来,他在妻子眼中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不堪。
剃须刀脏了,她会在他上班后偷偷拆下,擦洗得雪亮;
喝酒喝到烂醉如泥的时候,是她披起衣裳,
下厨房为他做热乎乎的醒酒汤;感冒了,她会准时打电话提醒他,
按时吃药。他记得自己花花绿绿的领带都被妻子分好类放进衣柜
她甚至能够清清楚楚地记得哪条领带放在哪个柜子,
哪条领带该配哪件衣服。她的唠叨虽多,却都是为他而讲。
她怕他不长记性,记不住。唠叨的话虽然多,但每个字
都饱含了她对他真切的爱,这种爱或许不再有年轻时的饱含激情,
用词也不那么华丽和雅观却是真真切切的,
只是他一直在被这细微的爱包围着,以至于没有发现。

结婚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听她从几乎未间断过的他觉得没用的废话
在她的“废话”中,他开始慢慢失去耐性,婚姻更是由一张空洞的白纸,
变得皱皱巴巴,破旧不堪。而她,却开始为他慢慢变老,变难看。
他不记得当初娶她是出于怎样的冲动,他不想再追究他曾经是否对她有爱,
从现在开始,他决定要好好爱她,好好珍惜她。一个女人为自己
付出了她可贵的青春,而他,再也不忍心那么自私,无动于衷。
他要把自己的爱分给妻子一半,不,或者全部。他总算明白,

所谓的夫妻,就是能够相互扶持过一辈子的人。
她一直在给他庇佑,如今,他不能让她单独付出了。
送老板出门,老板拍拍他的肩,说,好好爱你的妻子,她很爱你。
他点点头,他想,我要回去给她个温暖的拥抱。(转)


食谱取自孟老师的甜点杯第40页

一次的犯错或许不会带给你不幸, 但重复的错误将会毁掉你一辈子